洛希辰-

©洛希辰-
Powered by LOFTER
 

无题

 只是第一次发文所以有些啰嗦,之后不会了

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只是几点注意

*凛月视角

*凛月和零吸血鬼设定

*OOC有

*微零晃,注意避雷

*有点玻璃渣(?)大概

好了以下正文

 

    

    我叫朔间凛月,是一个吸血鬼。
    我已经活了不知道有多少年,除了兄者,没有人和我在一起,我一直是孤单一人。
    因为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,我不想在不能长时间和我在一起的人身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和感情,他们不值得。
    但就是这样的我,爱上了一个人类少年。
    人类和吸血鬼不能相爱,我本是知道的。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喜欢上了他,爱上了他。
    他叫衣更真绪,是一个像太阳一般温暖的少年。
    我不知道属于黑暗的我是如何喜欢上属于光明的他的。也许是因为我被他感染了,也许是因为他在知道了我是吸血鬼之后没有害怕我,反而是笑着接纳我。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我已经沦陷在了他那绿宝石般闪耀的眼眸里,无法自拔。
    兄者在知道我和真绪在一起后,曾多次来劝说我,他总是叹着气对我说,人类和吸血鬼是不会有结果的。
    我固执地没有听他的话,反驳他说,你又没有爱上过一个人类,怎么知道人类和吸血鬼是不会有结果的。
    “吾辈何曾没有爱上过人类啊……算了,凛月还小,将来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人类和吸血鬼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。”临走前,兄者这样对我说到。
    从那之后,我很长时间没有再见过他。

    真绪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伴侣,他很体贴,也很温柔,只要我对他撒娇,他就拿我没办法了。但真绪也有一点不好,就是他太喜欢麻烦自己,经常忙到深夜还不回家,总是要我把他拉回家中才肯罢休。
    有时候,我们也会吵架,这时候,真绪就会赌气说,他要离开我。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是啊,他终将离开我。
    当我这样想的时候,真绪就像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抱住我,向我道歉,说:“对不起啊,凛月,刚才是骗你的,我是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    “嗯,我们约好了哦。”我回抱住他,说到。
    我是吸血鬼,吸血是我的本能。
    每次我想要吸血的时候,真绪都会满足我的愿望。即使他很害怕,也不会说出来,但我下口总是很轻,毕竟,我不忍心伤害他。在我吸血的时候,真绪总会有许多可爱的反应,让我欲罢不能,吸一次血往往能吸好几个小时。
    就是这样体贴的,温柔的,可爱的真绪,我的真绪,没有了。
    吸血鬼的生命没有尽头,但人类不一样。
    很快的,真绪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。这时候,我才突然意识到,兄者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    真绪离开的那一天,我有想过自尽,但真绪阻止了我。
    “明明说好不会离开我的。”我哽咽到。
    真绪为我擦去眼泪,说:“我没有离开,凛月。我会一直在你身边。”
    “凛月,你要活下去,等着我。等着我,不管与你距离有多遥远,我也一定会再次回到你身边。”他说,“答应我,等着我,好吗?”
    我握住他的手,眼泪又一次无声地落下,“好。不管多久,真绪,我一定会等你。”我向他许诺。

    真绪离开了,我开始了漫长又孤独的等待。
    我等了很久,久到我差点放弃。
    兄者多次劝我放弃,但我总是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。“兄者你不知道这种失去挚爱之人的感觉,又怎么会懂得我的等待。”
    “吾辈何常不知失去挚爱之人的感受,正是因为吾辈经历过那种痛不欲生的感受,才会在最初的时候就算你放弃。你的等待,吾辈又何尝不懂。”兄者看着手上的银戒指,重重地叹了口气,“吾辈所等的那孩子,说不定也在为了和吾辈重逢而努力着呢……”
    吸血鬼怕银,但兄者却一直将那个银戒指戴在手上,并将它视若珍宝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他和一个叫做晃牙的人类的结婚戒指。
    我们是一类人,在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,我笑了。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等待已经成为了习惯。我开始抗拒长大,迫使自己回到了孩童时期,仿佛这样做,日子就能过得快一些。
    兄者好像已经找到了他所一直等待的“那孩子”,让我去他那里碰碰运气。我去了,不过是想去嘲笑他的幼稚,然后,我看到了邻居家的孩子。
    一模一样的长相,一模一样的声音,一模一样的名字,一模一样的眼瞳,甚至,连笑起来的温度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    “呐呐,我叫衣更真绪,你呢?”
    啊啊,我终于等到了,属于我的你。

    几年后

    “喂,凛月,再不起床,上课可就要迟到了哦?”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看着站在床边的人,撒娇道,“不要嘛~除非真~绪亲我一下,否则我不起床~”
    真绪看着我,一脸无奈的样子,“真拿你没办法……”然后飞快地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这样好了吧?赶快起床。”
    “不算,我要真~绪亲我的嘴唇~”
    真绪的脸瞬间就红了,他把衣服扔了过来,“谁会那样做啊!真是的,你要是不起床的话,我可要就走了啊。”
    “欸~真~绪要丢下我不管吗?”我开始装可怜。
    可惜真绪毫不买账,“如果你再不起床的话我想是的。”他说完,转身便要走。
    我赶紧起床,换衣服,追上在门外等我的真绪。
    “真是的,以后再这样的话我可就真的丢下你了啊?”真绪叹了口气,说到。
    “好好,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。”我随口回答道,然后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,看着脸红的真绪,我不禁笑了。
    上一次,我没能追上你的脚步,这一次,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把我丢下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 End.